越问(其三)金锡

2022-07-04

越问(其三)金锡

宋-孙因

观地产之所宜兮,惟金锡之最良。

贡品肇于有姒兮,暨苍姬而加详。

虽历代之所珍兮,凛英气其犹秘。

欧冶子之神奇兮,爰采取而鍊淬。

剖赤堇而出锡兮,山色变而无云。

涸若耶之铜液兮,俯不见夫潜鳞。

铸岭岌其插天兮,冶井浸而寒冽。

前丰霳为击橐兮,后雨师为洒尘。

发铜牛之藏屑兮,赭林麓以炊炭。

弃右冶之馀滓兮,草木为之焦烂。

炎烟涨乎铜孤兮,寒光浮乎鍊塘。

越砥妥其敛锷兮,铸浦沸其若汤。

合众灵而成器兮,为宝剑凡有五。

曰湛卢与巨阙兮,盖珍名之最著。

既属之善相之薛烛兮,复谋之南林之处女。

水试则断蛟螭兮,陆用而剸犀虎。

扫搀枪使澌灭兮,伏蚩尤使奔怖。

岂吴钩之敢抗兮,非燕函之能禦。

客曰伟哉利器兮,诚为越国之珍。

斯剑客之喜谈兮,非文种之愿闻。

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