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问(其一)篇引

2022-07-04

越问(其一)篇引

宋-孙因

典午氏之盛时兮,余鼻祖曰子荆。

谋乐郊以隐居兮,飏漱石之清名。

有闻孙曰承公兮,尝令鄞与馀姚。

爱会稽之山水兮,爰徙家于兹城。

当永和之九年兮,惠风畅夫莫春。

偕王谢之诸公兮,会修禊于兰亭。

赋临流之五言兮,寄幽寻之逸兴。

泛回沼倚脩竹兮,松风落而冷冷。

维兴公尤好事兮,作流觞之后序。

助逸少之高致兮,齐芳誉于难兄。

既乃登陆而游兮,历天台与四明。

漱飞瀑于笔端兮,遗掷地之金声。

余自句章徙姚兮,倏绵历乎十稔。

慨风流之浸邈兮,幸犹为夫越氓。

掬清泉之潺湲兮,友过云之溶泄。

访樊榭之杳霭兮,栖石窗之玲珑。

客有过余兮,谓余博览而好古。

世为越人兮,胡不志夫越之风土。

余谢不能兮,伛余指而缕数。

前有灵符之记兮,后有龟龄之赋。

嗟彼皆已为陈迹兮,时亦随夫所遇。

傥含毫而不断兮,将羞余之鼻祖。

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