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白体寄儿子大抱一百韵代家信

古风 2022-07-02

效白体寄儿子大抱一百韵代家信

清-沈起元

四民有恒业,士子恒为士。

我世诗礼家,不士即不子。

汝生母腹中,母梦指出雉。

雉飞指即枯,汝生母遽死。

苦孝恭顺姿,遗体独有尔。

大父名汝抱,珍爱同卧起。

怜汝失乳孩,望汝续祖妣。

而翁苦饥驱,奔走动千里。

继乃通仕版,内外历转徙。

趋过迹亦疏,言立罕提耳。

常惧宦游早,听汝废书史。

又惧纨绔习,误汝于侈靡。

我乃失教愆,长贻九泉耻。

往往缙绅后,非愚即痴騃。

往往寒素家,子孙踵前趾。

故我罢官归,无愠实有喜。

且得课而曹,冀免豚犬訾。

籯金既无累,一经聊可理。

归来汝已长,衣裳与我比。

叩汝腹中书,荒芜杂荆杞。

试汝手中笔,艰涩丛糠秕。

长叹幼学年,蹉跎象勺齿。

俄然成弱冠,努力尚及此。

圣贤与豪杰,皆从立志始。

能具什伯功,愚柔岂终止。

苟能惜寸阴,不争钝与驶。

五经四子书,人生命之祇。

昔圣垂此书,一一教践履。

一言得终身,即分圣一体。

一语苟违背,抚躬面为泚。

傥胥蔑弃之,貌人而心豕。

须念制科义,岂仅命题纸。

汝读当熟读,咀嚼味乃旨。

汝读当精思,贯穿到神髓。

以之治汝心,如镜刮尘滓。

以之治汝身,如杖得仗倚。

一读一返念,应自得臧否。

汝今为弟子,孝弟乃切己。

后母非曾母,均爱无二视。

家贫复善病,定省繄尔恃。

自古称长督,督义良有以。

汝有两幼弟,童牛系金柅。

须勤课记诵,勿任觅栗李。

敬事诸父行,愆莫乾糇启。

善择朋友交,亲仁戒比匪。

威仪慎尔容,虔肃将祭祀。

况汝既娶妇,便作成人儗。

百行将汝责,有败不及悔。

苟能学为人,为文道即是。

天地间至文,只在性情里。

气机妙阖辟,脉络溯原委。

结构师工匠,运思欲奇诡。

上资《左》《国》华,俯取秦、汉绮。

佐以韩苏笔,力劲如弩矢。

扩充到蒙庄,变化掉龙尾。

读史先看鉴,今古如列轨。

且放眼孔宽,庶拓识力伟。

制艺法庆历,步武森律纪。

务绝陈俗语,剿袭尤足鄙。

古来君子人,文章五岳峙。

我兹谆复诲,岂必贵朱紫。

不见蜾蠃负,频呼式谷似。

而父不足学,祖德可无跂。

大父纯孝资,白首孺慕在。

抚字诸弟妹,存没罔不逮。

内行重乡邦,文名动四海。

汝今若不学,如橘化为枳。

昔年爱汝心,何以对筵几。

汝母梦亦虚,汝母竟已矣。

念此应恸哭,忍不加砺砥。

去年携汝出,高馆钟山趾。

青镫理旧业,勤苦穷膏晷。

复恤汝羸瘠,未免老牛砥,驽骀兼病骥,惧不任鞭箠。

我出今汝留,又恐或废弛。

洗桐乃名师,居宇况密迩。

朝夕就请业,进学贵愤悱。

善疑复善问,辨难当彻底。

领悟及谈谐,效法到步跬。

庶渐去其疾,冀以臻厥美。

保身如执玉,毋令或损毁。

力学如力田,及时务耘耔。

未知出门后,所业复有几。

未知眠食间,精力尚亹亹。

我行及淮壖,肠轮差足拟。

讵愿舍子出,佣书岂得已。

是时三月暮,剪烛醉春蚁。

醉余时梦归,委巷城南觜。

旧林笋如簪,新梧叶如洗。

畦菜正吐花,蔷薇亦放蕊。

仿佛读书声,明明尔兄弟。

醒来日高舂,乾鹊噪桐梓。

披衣鉴明镜,须发日夕改。

回首功业虚,万事赴流水。

惟余念子心,郁结未能摆。

书此远寄汝,汝宜朝夕视。

宜书数十篇,闺闼门庭戺。

处处拈一幅,在在得顾諟。

如在我膝前,如闻我斥指。

汝有不解处,可问顾夫子。

形式: 古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