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问(其十五)良牧

2022-07-04

越问(其十五)良牧

宋-孙因

自大驾之西幸兮,府遂为于近藩。

赐行殿为府治兮,暨泽牧之惟艰。

张毗陵首当是选兮,实股肱之旧弼。

仍土阶之素规兮,因旧宇以为安。

朱忠靖继剖符兮,屹具瞻于岩石。

赵忠简亦相望兮,凛清风而独寒。

忠定王之来镇兮,当乾道之四祀。

捐帑以置义租兮,辟宫而祠先贤。

谅棠阴之蔽芾兮,思召伯其如憩。

宜大封于是邦兮,良天道之好还。

后五十馀年兮,谁俪美以增饰。

维我新安公兮,骛逸驾而独攀。

剖滞讼如澌流兮,召雨旸如应响。

使百城俱按堵兮,令沧海无惊澜。

立吏胆于秋霜兮,洽民气于春泽。

出干将于宝匣兮,照沆瀣于铜盘。

圜扉鞠为茂草兮,麦岐蔼其连秀。

令修户庭之内兮,民乐湖山之閒。

既修政而人悦兮,文书省于幕府。

新百废以具兴兮,耸轮奂之伟观。

八邑不知有役兮,一道不知有费。

若天造而神设兮,岂民力之或烦。

化榛莽为宏丽兮,敞隘敝为爽垲。

革蠹挠而雄叠兮,易朽腐而垩丹。

兹栋隆之规模兮,特于此乎小试。

非成毁之相仍兮,数循环而无端。

镇越岿乎中踞兮,修廊翼其旁拱。

何独敛夫散气兮,所以重夫中权。

巨扁揭乎云霄兮,钧笔粲乎星斗。

山灵为之呵护兮,珍光赫而属天。

前方台之月华兮,后蓬莱之云气。

左燕春之凝香兮,右清白之寒泉。

绕层城以拂云兮,开屏障于四面。

卧林影于云壑兮,栖山光乎二轩。

吸平湖于酒杯兮,浮翠峰于茗碗。

送归鸿于天外兮,数飞鸥于海门。

动秋声之摵摵兮,泊晴岚之蔼蔼。

饯崦嵫之夕照兮,宾旸谷之朝暾。

上越王之危台兮,诵唐人之杰句。

鹧鸪飞而地迥兮,晴烟渺而天宽。

飞盖游乎清夜兮,羃轻烟之素练。

棹歌发乎中沚兮,浴明月于金盆。

丽谯涌乎青冥兮,角声起而寥亮。

佳山蔚其照眼兮,洗万里之阴雰。

新堤平而拟掌兮,沸行歌以载路。

漕渠浚而举重兮,鼓千艘而骈阗。

雄威扁营叠创兮,雷欢声于貔虎。

泮宫修贡闱辟兮,遂飞跃于鱼鸢。

台府焕而一新兮,岩壑为之改观。

他人视之拱手兮,公谈笑而不难。

既游刃之有馀兮,复善刀而藏用。

寂然若无所营兮,湛中襟而靖渊。

炷炉香而读易兮,悟至理于泰否。

托寄轩之柱刻兮,等蘧庐于乾坤。

上方蒇事明庭兮,将入扈于豹尾。

如旄倪之借留兮,纷截镫以攀辕。

繄郢曲之寡和兮,信萧规之难继。

民愿公无遽归兮,帝谓吾今召环。

虽卿月之暂驻兮,幸临照夫越土。

恐使星之迁次兮,迫太阶之魁躔。

推治越之道治天下兮,固我公之馀事。

然越人爱公如慈父母兮,愿托歌而永传。

客乃敛衽肃容兮,屏气弗敢复言。

孙子于是浓墨大字兮,终夫越问之篇。

形式: